行業資訊

醫保談判推動150種藥品大降價

    國家醫保局最新一輪最大規模的醫保藥品準入談判已經結束,最終結果將擇日公布。但業界傳出的消息顯示,修美樂、德拉馬尼、卡格列凈、注射用黃芪多糖、注射用復方甘草酸苷等熱門品種已談判成功,而此前已被納入醫保談判的品種也陸續有消息顯示成功續約。

    據悉,我國藥品醫保價格談判自2016年起已進行了三輪,分別是2016年的3個品種、2017年的36個品種和2018年的17個抗癌藥品種。

    值得關注的是,在此次醫保談判藥品,大多為近幾年國家藥監局批準的新藥,包括國內重大創新藥品,其治療領域主要涉及癌癥、罕見病等重大疾病,丙肝、乙肝以及高血壓、糖尿病等。

    在此次談判前,醫保局根據專家評審和投票遴選結果,將109個西藥和19個中成藥,共計128個藥品納入此次談判范圍。據業內人士統計,除31個為2017年談判到期的續約品種外,另有70個新增藥品成為了本輪談判的重點。

    通過政策引導醫藥創新的態度,以及推動創新藥價格的形成機制,都在此次談判中顯現出來。

    降幅90%!部分藥品價格大跳水

    筆者注意到,今年的醫保藥品談判與往年最明顯的區別在于品種數量大大增加,且本次談判對成功率不作要求,這意味著制藥企業可能遭遇一場“價格戰”。

    數據顯示,2016年衛計委3個藥品平均降價58.6%2017年人社部36個藥品平均降幅44%2018年醫保局17個藥品平均降幅56.7%。而從今年的數據來看,由于醫保支出增速大于醫保收入增速,因此醫保局在本輪談判過程中的降價要求可能會更高。

    北京鼎臣醫藥管理咨詢中心創始人史立臣1113日在接受筆者采訪時透露,他近日與多家參與醫保談判的藥企有過交流,“此次談判藥品平均降幅大多在50%左右,甚至還有一款治療糖尿病的藥品降幅達90%”。

    但史立臣認為,雖然藥品價格會大幅降低,但大幅放量仍然將給相關企業帶來豐厚回報,“尤其是處于放量初期的新藥企,企業對降價進醫保仍抱有較大的熱情”。

    西南證券醫藥分析師何治力1113日接受筆者采訪時也認為,對于前期投入很大但后期沒有得到銷量回報的企業,會更加愿意“以價換量”。

    多家企業通過醫保目錄實現藥品快速放量的效果證明了這一點。其中比較典型的是康緣藥業的銀杏二萜內酯葡胺注射液和西藏藥業的核心品種新活素,這兩款2017年進入醫保目錄的藥物,在2019年上半年的銷售額同比增長均超過60%

    雖然通過進入醫保目錄實現業績大幅度上漲的企業不在少數,但史立臣、何治力均提到,進入醫保目錄并不能保證企業就一定能實現“以價換量”。

    史立臣指出,在這場“價格戰”中,藥企需要面對的不僅是醫保局更為苛刻的價格要求,還有原研藥不再享有單獨定價權所帶來的競爭沖擊。“尤其是在外企的原研藥進入醫保之后,在價格一致又有相同的價格支付標準的情況下,將對國內藥企產生巨大沖擊。”

    多項措施利好創新藥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醫保談判又延續了此前在醫保目錄調整上對創新藥的支持,且政策支持力度更大。

    史立臣注意到,大批國產創新藥由于不在醫保目錄內,短時間難以快速打開銷售市場,經常面臨“無市場可銷”的狀態。但隨著藥品集中帶量采購的推行和醫保談判準入形式的調整,可以明確看到國家對于創新藥的支持,“進醫保目錄難、進醫院難、進醫生處方難的問題將會得到明顯的改善”。

    此外,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總局藥品審評中心在今年發布的關于《突破性治療藥物工作程序》、《優先審評審批工作程序》以及《臨床急需藥品附條件批準上市技術指導原則》等文件中明確表示,將進一步完善藥品優先審評審批政策,鼓勵研發創新藥物,這對加快具有臨床價值和臨床急需藥品的研發上市有重大利好。

    筆者發現,此次進入醫保談判目錄的新藥大多是價格較貴的藥品,存在一定降價空間。談判成功后,入選的藥品將列入新版國家醫保藥品乙類目錄,支付標準兩年內不變。

    在史立臣看來,這項措施的推行極大地解決了藥品在地方采購層面出現的“二次定價”問題,并在一定程度上保證了藥品的價格穩定,對企業在藥物研發上有很大的促進作用。

 

    (來源:時代財經)

新浪网彩票中心福彩双色球